天津快乐十分推荐号:向經典致敬也要謹慎 ——淺議同人作品的商業價值與侵權風險

2017-07-24 09:25:19 admin 205

 前段時間,武俠泰斗金庸訴網絡作家江南的《此間的少年》案讓“同人作品”走進大眾視野。其實,同人創作古已有之,如《三國演義》實際上便是依托史書《三國志》及一些民間傳說進行的二次創作。既然同人創作如此受古今作家們青睞,那么里面究竟蘊藏了哪些令人思考的現實問題呢?

圖片關鍵詞

資料圖片

    粉絲經濟支撐 同人作品開發

    “同人作品”大多是喜愛原作品且有創意的粉絲在引用原作品中人物形象、元素、情節等基礎上的再次創作,如江南在腦洞大開的《此間的少年》中,便將金庸作品中的郭靖、令狐沖、段譽等人物形象置于現代化的汴京大學中演繹全新的故事。

    同人作者在自娛自樂的同時,其作品也贏得了更多人群的喜愛。論及同人作品可以說與明星IP息息相關。當今,各大互聯網公司紛紛布局泛娛樂產業,力求打破文學、動漫、影視、游戲等數字內容產業間的界限,整合全產業鏈以實現“文影游”聯動并撬動周邊市場。充分挖掘原創IP作品的價值,抓住粉絲經濟的浪潮及其背后的商業價值,開發同人作品是重要一步,基于此同人作品的商業價值與社會關注度迅速凸顯。

    據統計,在百度貼吧動漫分類排行榜TOP500中,同人文貼吧占75個,文學話題分類排行榜TOP500中,同人文貼吧占105個。此外,每年在全國各地都會舉辦不同名目的多達幾十場的同人祭,每屆同人祭日均人流量均在5萬以上,這些都反映了同人創作具有高度市場認可度及用戶關注度,彰顯了強大的商業價值潛力。

    一方面,伴隨著近年來IP大熱的市場趨勢,同人作品緊密地圍繞著原作品IP進行開發,同人作品的讀者大多是原作品的核心粉絲群,忠誠度高,而且比起普通商業作品的讀者具有強烈得多的消費欲望,非常愿意為喜歡的同人作品買單。以知名插畫作者伊吹五月為例,她的同人作品集《山河人間》根據商品組合的不同定價在289元至449元之間,而淘寶頁面上的有效評價超過2.7萬條,據此粗略計算一下收入達到800萬元以上,雖然其商品的成本亦應不低,但仍可為作者帶來一定的利潤空間。

    另一方面,同人作品搭乘原作品知名度的東風,借助強大的原作品粉絲基礎,積累了自己的一批固定粉絲,從而為同人作品作者轉化為商業作者帶來了一定量的粉絲基礎,而出版商、影視公司、動畫公司等基于市場行情會更青睞有粉絲基礎的知名同人作者。

    如一家杭州的漫畫公司籍火文化,就幾乎全都是由同人作者轉化為商業作者的,如作者瓔珞微博已經有了50萬粉絲量,在微博連載原創條漫《王爺餓了》,運營難度就會大大降低,到現在連載了不到半年時間,這位作者微博粉絲漲了10余萬,而且籍火文化的成員現在仍然不斷創作同人作品,從而繼續不斷增長自己的核心粉絲。

    同人作品基本類型的不同劃分

    關于同人作品的基本類型,業界權威的觀點認為,同人二次創作作品基本可以分為三大類,包括:(1)文字類型的同人作品,又可細分為小說、詩歌、劇本、評論、隨筆等;(2)圖畫類型的同人作品,又可細分為單幅圖畫、四格漫畫、長篇漫畫、同人PS作品等;(3)其他類型同人作品,主要是一些復合性同人作品,多運用復雜的多媒體技術,目前還在不斷涌現新形式,如同人MV、同人音樂、同人游戲、同人周邊等。

    不過,也有論者根據利用他人作品元素的不同,將同人作品分為兩類:(1)同人創作僅僅使用了原著中的人物姓名、人物性格等靜態化元素,但在關系發展、情節互動等動態化組成元素方面進行了煥然一新的重新創作;(2)同人創作不但使用了靜態化元素,而且在作品的主要情節和人物關系上也基本沿用了原著表達,與原著之間具有顯而易見的相似性,這類作品的作者的貢獻主要體現為改編和演繹。

    兩種分類方式分別是從不同角度切入,且前者的分類基本可以囊括現在同人作品的所有題材類型,但基于本文討論的需要,后一種分類方法將更多在此體現。

    因此,在借鑒上述分類的基礎上,根據引用或者使用原作品方式不同,試將同人作品劃分為如下兩類:

    1.引用型同人作品,即只引用原作品中的人物形象等,將其移植到一個新的故事背景中和故事情節中,舍棄原作的背景設定與故事環境。這里的作品既包括文學小說、卡通動畫、漫畫作品,也包括影視作品等。

    2.劇情衍生型同人作品包含兩類,一類是以原作品為基礎創作前傳、續傳、番外篇等,另一類在同人作品中仍然部分沿用原作情節。再回到本文開頭所述的侵權爭議,拋卻案件本身,根據我國現行知識產權法體系,并參考國內外的最新司法實踐,同人作品侵權風險討論主要集中在“?;ぷ髕吠暾ā薄案謀噯ā幣約靶陸紉櫚摹吧唐坊ā鋇熱ɡ嘈橢?。

    怎樣理解“?;ぷ髕吠暾ā?/span>

    “?;ぷ髕吠暾ā奔幢;ぷ髕凡皇芡崆鄹牡娜ɡ?。

    作者依此權利,有權禁止任何人對其作品的思想、觀點、價值取向、審美情趣等進行歪曲、篡改,以維護作品思想和表現形式的完整,維護自己的社會形象不被貶損。

    在引用原作角色或者沿用原作品情節的同人作品中,如果同人作品惡意扭曲、丑化原作人物形象,損害了原作作者在作品中所想要表達的思想、審美情趣以及價值取向等,那就必然涉及侵害原作者?;ぷ髕吠暾ǖ奈侍?。

    但是,滑稽模仿類(俗稱“惡搞”作品)同人作品則需要從合理使用角度判斷是否屬于侵權。這類作品以原作品的形象和動作為基礎,運用諸如夸張、荒謬等戲劇性技術對原作進行加工剪輯和重新配音,從而進行全新的創作,其目的是對某類社會現象進行嘲弄、批評或者諷刺或者純粹搞笑。比如,胡戈于2005年年底制作網絡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將電影《無極》及央視法制頻道《中國法治報道》進行混合剪輯,就是惡搞的先例。

    在國外對于戲仿作品一般都給予較為寬容的創作空間,瑞士《著作權法》第11條第3款明確規定,為了創作相仿作品或者與之相仿的作品可以借用已存在的作品。

    “戲仿作品”依據美國《版權法》則適用合理使用制度進行侵權與否的判定,我國學界、司法實務界對于“戲仿”作品是否侵權的判斷也主要從合理使用角度進行判斷。但標準似乎過于嚴苛,并未將以原作品為基礎衍生的“戲仿”作品與獨創類原作品區分開來,進行分類?;?,而仍是嚴格援引著作權法的合理使用規則進行規制,因此對戲仿作品的“合理使用”界定應當比對一般作品的“合理使用”界定更寬一些。

    如何界定是否侵犯改編權

    “改編權”本質上就是著作權人享有的以其作品為基礎,變更其表現形式或使用方式,重新表現其作品內容的權利?;謊災?,在不改變原作品基本思想的基礎上,通過改變作品的表達形式、改變作品的用途兩種方式進行改編。

    應當明確申明的是,根據思想表達二分法理論,同人作品僅利用原作品中人物形象不侵犯改編權。

    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在廣東奧飛動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訴北京奇客創想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案中主張:“因改編系改變作品,創作出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的行為,而游戲中的‘風鷹俠’形象并非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而僅是使用了該動畫形象,故奇客創想公司的行為并未侵犯奧飛公司的改編權?!?/span>

    但如果引用的人物形象已經被注冊為商標或者構成單獨作品(如漫畫作品中的角色形象等可能單獨構成美術作品),則可能會侵犯相應權利人的商標權或著作權。而劇情衍生型同人作品是否侵犯改編權應具體分析。

    第一,假設鬼吹燈類同人作品,直接套用了原著中的主要人物形象、人物關系、背景環境,還利用了原著中的各種獨創性情節,那么這類同人作品可能侵犯改編權。第二,引用原作情節類同人作品,既涉及“合理使用”的問題,亦涉及“接觸+實質性相似”的侵權判定問題。

    比如,在“瓊瑤訴于正案”中法院認為:“余征接觸了涉案作品的內容,并實質性使用了涉案作品的人物設置、人物關系、具有較強獨創性的情節以及故事情節的串聯整體進行改編,形成新作品《宮鎖連城》劇本,上述行為超越了合理借鑒的邊界,構成對涉案作品的改編,侵害了陳喆基于涉案作品享有的改編權?!?/span>

    “商品化權”沒有明確立法

    “商品化權”并未在我國立法中明確規定,事實上,從對虛擬角色進行著作權法?;そ嵌冉?,一些經典虛擬角色形象本身也具有高度的獨創性和可識別性,應受到相應?;?,但司法實務界作出的回應似乎寥寥。在經典的“三毛案”中,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雖然認同虛擬角色應受著作權法?;?,但并未論證三毛虛擬角色的可版權性依據,只從商業影響力和價值角度出發認為其應受著作權法?;?。

    橫向比較下,美國法院對于虛擬角色的版權?;ぬ仍蠣魅返枚?。在Nicholsv.UniversalPictureCorp案中確立“清晰描繪標準”,Hand法官認為如果文學角色被清晰地描述,其可以獨立于情節單獨受版權法?;?。而在2013年第九巡回法院審理的DCComicsv.Towle案中又提出“三部分檢測標準”。

    筆者認為無論是“清晰描繪標準”或“三部分檢測標準”,本質上都是對著作權法上“作品”的內涵和外延進行界定,試圖清晰地區分作品中思想和表達這兩個要素,特別是后者要求可?;さ男檳飩巧?,應具有外在的特征和概念以及能夠被識別的足夠詳盡的描述,本質上是對著作權法?;さ摹氨澩鎩狽段У囊恢紙舛梁徒綞?,也回歸了著作權法的?;ぷ髕返謀局屎統踔?。

    一言以蔽之,同人作品引用較為抽象的文字作品中的虛擬角色形象被界定為侵權的可能性較小,但引用卡通漫畫或影視作品中具有獨創性、視覺性等能夠被足夠描述的形象角色則會有很大的著作權和不正當競爭風險。